转载:迈入“后胡适红学”时代(作者:红学家欧阳健)

按语:

今年六月中,我终于联系上了目前人在福州的明清小说研究专家欧阳健先生。

我正在阅读的他的大作《还原脂砚斋》,聊到了过去百年胡适先生开创的“新红学”在史料以及研究中的诸多缺憾。

進入二十一世紀,红学也應該擺脫胡適的影響,開啟新時代。

我不是研究《红楼梦》的专家,我只是因從小熟读红楼,并在阅读脂批时产生直觉的质疑 —— 太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了。过去二十年,因为远离中文世界,我对欧阳健先生以及他的重要研究成果《还原脂砚斋》一无所知。

感谢他觉得我邮件里的建议可用,也希望真正为红学做些事情。以后这个专栏还会继续。

下面这篇文章发表自他的博客,他在给我的微信留言中表示:写《迈入“后胡适红学”时代》,贴于博客,以确立梁彦的发明权。😊

这里是全文


迈入“后胡适红学”时代

464b58badf4f3df_size41_w640_h425
87版《红楼梦》宝黛钗凤的选择都非常符合我的想象,只可惜,被红学家一折腾,只拍了前80回。

欧阳

 从胡适1921年发表《红楼梦考证》算起,“新红学”已历百年。一家百年老店,还以“新”字为招牌,未免名实不副,何况还有不以此老店为然者在。众多不以为然的红学,曾有“新新红学”、“非胡适红学”、“非主流红学”相称者,但即现出与“新红学”、“胡适红学”、“主流红学”对抗的态势,让心平气和的对话,难以实施。

加拿大广播电台国际部(RCI) 制作人梁彦先生,提出了“后胡适红学”的概念。2018年7月14日 11:00在给我的邮件中说:

“过去近一个世纪,红学研究的最大问题,就是胡适,对他的盲目崇拜。即使对您这样翔实的考证,他的追随者也全做看不见。

所以,首先是应该排除这个迷信,让真正的研究成果得到更广泛接受。我感觉,谬误的更正需要时间,但我有信心。”

梁彦先生又对筹备中的研讨会提出建议:“如果您们的研讨会主旨要打破对‘胡适新红学’的迷信,也可以直接在研讨会名称中出来。”这个建议,就是“后胡适红学”。这使我茅塞顿开。一百年来,凡研究《红楼梦》的人,无论是依是违,是顺是逆,是补台是拆台,都逃不开与胡适的瓜葛。而一百年之后,凡研究《红楼梦》的人,分明看到形势的变异,连最最忠诚于“胡适红学”的人,也不能靠重复胡适、周汝昌、冯其庸的老话过日子了,他们也得承认:如今是“后胡适红学”时代了。

认识到这一点,下面的文章就好做多了。

(下圖是歐陽健先生《還原脂硯齋》目錄。)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818a360102xtvi.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