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特朗普1: 老特朗普为什么担心儿子即将遭到穆勒起诉?

昨天,有媒体报道说,特朗普最近比较烦。他最担心的是穆勒调查已经接近他的家人了,他的儿子小特朗普,和女婿库什纳都在其中。

白宫消息人士透露,特朗普对周围的人说,我完美的儿子,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跨越了法律界限,

星期天一大早5点半,特朗普发推诡辩儿子合法通俄:

从上面这条推特,首先,特朗普改变了他自己去年七月发布的一项声明说,“特朗普大厦的会面是为了商讨领养俄国孤儿的事情”;再有,就是推出一个新词 #合法通俄 。 很快,狐狸台的汉尼迪等就会用这个词加入合唱,为特朗普辩护,从国外机构得到政治对手黑材料是合法的 —— 当然,除了在法律上,密谋推翻美国和扰乱美国民主制度是非法的。

其实,小特朗普的麻烦早就开始了。他一直深陷穆勒调查中的关键事件,大选期间与俄国政府女律师娜塔莉亚·维赛尔妮斯卡(Natalia Veselnitskaya)会面,以及与维基解密的互动。

特朗普对儿子与俄国律师会面知情?
CNN晚间的Cuomo Primer Time报道,科恩表示,2016年6月9号,小特朗普、马福特以及与有深厚俄国背景的女律师娜塔莉亚·维赛尔妮斯卡会面,希望得到与希拉里相的黑材料。这件事情,小特朗普告诉了他爹,任总统特朗普,科恩当时在

科恩爆料,特朗普当时就同意了 —— 这个消息的重大在于,它可以直接解读为,特朗普授意下,他的亲信和有深厚俄国政府背景律师会面,求政治对手的黑材料。

妥妥的串通俄国啊。

特朗普坐不住了,他的总统官方推特很快:我从不知道这件事情,科恩造这个故事解脱自己的麻

但现在,要看科恩案子的发展,看他是否手上握有石锤证据,显示特朗普首肯了与俄国合作,得到普京军情机构的帮助,以获得大选胜利 —— 作为汇报,特朗普会解除对俄国的经济制裁,取消针对俄国政商要人制裁的马格尼斯基人权追责法 ——奥巴马签署这个法律,是以死与监狱的俄国律师命名,美国对侵犯人权国外高官个人实施制裁。

如果从特朗普当选后的表现,尤其是在赫尔辛基峰会上,他作为普京的牵线木偶,表现卖力啊。

对当年前苏联共产政权倒台,普京一直耿耿于怀。他对特朗普的最高期望是,瓦解欧盟,削弱北欧,俄国可以对东欧以及其他从前苏联分裂出去的国家,包括乌克兰、格鲁吉亚等,重新拥有控制权 ——  普京就可以一圆坐拥帝国的美梦了。

此外,特朗普律师朱队友还透露,在正式与这位女律师会面之前,特朗普团队还有一次准备会议,商讨如何与维塞尔尼斯卡娅讨价还价。

大家猜猜看,特朗普参加了没有?朱队友说,没有,没有。

与俄国女律师会面:穆勒调查关键事件
去年七月,《纽约时报》率先爆出了小特朗普曾在竞选期与俄国女律师会面的独家新闻。

2016年6月9日,小特朗普、库什纳、和当时的特朗普竞选经理马纳福特一起,与有俄国政府背景的女律师维塞尔尼斯卡娅(Natalia Veselnitskaya)会面。

00Trump tower meeting chart
2016年6月9日,参与特朗普大厦会谈的人,下排左一为维塞尔尼斯卡娅。@MSNBC

小特朗普收到中间人Goldstone的邮件说:女律师手上有让希拉里入罪的黑材料;俄国政府支持特朗普当选。

小特朗普兴高采烈地回应如果是真的,太好了”。

然后就安排了在特朗普大厦的会面。

还应该关注的是,小特朗普和俄国律师会面的新闻曝光后,总统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亲自操刀,为儿子写了份声明:小特朗普和俄国律师会面,主要商谈的是领养俄国孤儿的事情” ── 现在,他自己出来表示,他那是撒谎。

根据维塞尔尼斯卡娅的说法,在会面中,小特朗普直接说:如果你的信息有用,我们获胜之后,会重新考虑马格尼斯基人权追责法

有其父必有其子。感觉小特朗普撒谎和圆谎的功力不逊于自己的老爹啊。在被媒体打脸后,他迅速变换姿势说,是啊,是和那个律师见过面,但是,只见了20分钟,我什么也没有得到啊。纯粹浪费时间。

如果小特朗普也是个病理性撒谎者的话,那么他描述的“俄国女律师带来的消息没有用处”这番说法 —— 我认为,很大可能会在以后为谎言。

有报道,特朗普当选之后,塞尔尼斯卡被邀前往共和党的特朗普就庆祝酒会,在的还有刚刚被以间罪逮捕的布提娜。

一位民主党议员曾经爆料,这位女律师在特朗普当选后,曾经跟过这件事情。她小特朗普,你什么时候取消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啊?

看看,如果她只是忽悠了小特朗普和马福特二十分钟,怎么会有这样的底气?

大众和媒体的到了这个部分就不完整了,就是我并不了解,在那次特朗普大厦会之后,这女律师有没有在别的地方、以其他形式与特朗普团交往过。

但我估穆勒知道,科恩也知道。

维塞尔尼斯卡娅: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维塞尔尼斯卡娅今年43岁,前夫是俄国的交通部长,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

她最近这几年一直往来俄美之间,成为美国政府的俄国政策说客。她这几年游说的重点是,希望美国解除针对俄国高官富豪的“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 。

最近,维赛尔妮斯卡娅接受了彭博社以及MSNBC的采访。她表示,自己手上的黑材料是指克林顿基金会收取了有俄国背景的Ziff 家族捐款。

而她明确表示,我是律师,也是线人。我从2013年开始,就和俄国总检察长常有互动。

Veselnitskaya statement 

这里可以介绍一点背景。在俄国吞并克里米亚之后,西方决定对俄国实行经济制裁。而在那之前,令普京生气的就是马格尼斯基人权追责法。美国、欧盟、还有加拿大先后通过了这个法律。普京对这个法案深恶痛绝,因为它制裁的是涉及严重侵害人权的个人,普京本人,普京的亲信,靠普京发财的亿万富翁等等都会遭受个人损失 ── 这个可能比制裁俄国还要让普大帝生气。

(未完待续)

如需转载,请联系彦子。谢谢。yannichannel@gmail.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