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文化传奇白先勇:“是时候检讨胡适新红学了 ” (Podcast E8)

(文章原载加广中文台,请点击这里查看。)

这篇专访的重点是关于白先勇先生新出版的文集《正本清源说红楼》。
1.作为一个写作的人,白先勇先生认为《红楼梦》是不可续的;
2.胡适的“新红学”是到了应该检讨的时候了;
3.目前主流红学界版本“庚辰本”问题太多,需要正本清源,让程本重新进入读者;
4.过去这些年,我们忽略了对后四十回的艺术价值研究

八月初,白先勇先生从台北返回美国加州,我通过电话采访了他。

歡迎收聽彦子专访白先勇:

背景介绍:白先勇先生可谓华语文化中的一位传奇人物。他19岁发表小说处女作,21岁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友人创办《现代文学》杂志。此后,以小说《台北人》写尽家国历史变迁中的人物,之后的《孽子》更是开创华语文坛的同性恋描述;之后,他还出版过《纽约客》等作品。
他的作品多次被搬上银幕和舞台,比如大家熟悉的《金大班的最后一夜》、《谪仙记》、以及《玉卿嫂》。
白先勇的父亲是国民党著名将领白崇禧。最近这些年,他曾发表不少纪念父亲的文章。
而在2004年左右开始,从加州大学退休的白先勇教授开始了他的又一次文化征程。首先是向普通观众推广昆曲《牡丹亭》,再有就是向读者解读他钟爱一生的《红楼梦》 。
2016年,他出版了《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主要是关注《红楼梦》的文本,一章一章讲述他对于120回《红楼梦》的理解。
最近,他在台湾出版的《正本清源说红楼》则是关于《红楼梦》的版本问题。这里涉及一个红学研究的重要课题,那就是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是否全部出自曹雪芹之手?
可以说,前者是针对《红楼梦》的文本,后者是针对《红楼梦》的版本 —— 也是对主导红学近百年的胡适新红学提出了质疑和反思。
p0311165020998-item-80b6xf4x0500x0500-m
时报出版的两本白先勇著作,涉及红学研究的核心问题。

没有人可以续《红楼梦》
在《白先勇细说红楼梦》出版的时候,白先勇先生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张爱玲说她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是《红楼梦》未完,而我要说,我这一生最幸运的就是能够读到程伟元和高鹗整理出来的一百二十回全本《红楼梦》,这部震古烁今的文学经典巨作。”

白先勇先生在采访中表示:“我自己作为作家晓得的,《红楼梦》前八十回撒下了天罗地网,多少的线索。后四十回换一个人来收尾,尤其是人物的口气前后要统一,那是不可能的。

背景:1791年,程伟元和高颚编辑的刻印本《红楼梦》120回出版,成为中国文学史上重大事件,这个版本被称为程甲本。第二年,两人再就之前的本子进行了修订,出版了程乙本。这两个版本称为程高本。
在胡适先生于对《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提出异议之前,程高本以一百二十回的面貌流传了一百三十年。1921年,胡适发表《红楼梦考证》。他得出的结论是,后四十回是高颚续写。
到了八零年代,大陆红学界中胡适先生的弟子,包括俞平伯、周汝昌等成为了红学研究的主导力量。大量的精力和研究用于猜测脂砚斋的评语,
1982年,大陆最有声望的人民文学社出版《红楼梦》,采用了脂本中较为完整的庚辰本。此后,程高本完全被边缘化了。

不过,白先勇先生主编的《正本清源说红楼》当中,选录了高阳等对程伟元、高颚生平研究颇深的专家文章,说明高颚在程甲本前言中的说法是可信的。高颚称自己是在1791年春天得到程伟元收集到的稿子,而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进行修订,并于年底出版。

至此高颚续书说可谓缺乏足够的证据。

1927年,带有署名脂砚斋的抄录本(也就是说并非原本)开始流传,其中,脂砚斋自称是曹雪芹亲近的人,指导曹雪芹写作。最为重要的是,他在评论中谈到《红楼梦》人物的结局,而这些与现行的程高本后四十回并不一样。这些抄录本受到胡适以及他的学生,包括著名红学家俞平伯、周汝昌等人的重视,被称为“脂本”。

CIMG7168

后四十回的价值被忽略了太久
白先勇先生认为,在八零年代之后,胡适“新红学”占据了研究的主流,人们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认为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原著,因而在红学整体研究中看待后四十回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 这意味着,后四十回的艺术价值被整体忽视了。

而实际上,白先勇先生非常推崇《红楼梦》后四十回的艺术价值。他认为,如果没有后四十回当中的“黛玉之死和宝玉出家”这两根支柱,整部作品就塌掉了。后四十回的艺术思想价值,比前八十回还要强,文字与结构也很完整。

(白先勇先生著文:賈寶玉的大紅斗篷與林黛玉的染淚手帕 《紅樓夢》後四十回的悲劇力量(上) ,说明后四十回的艺术与文学价值)

gaiqi-lindaiyu.jpeg
林黛玉。改琦(清)
“是时候检讨胡适新红学了”
1982年,人民文学社出版了以庚辰本为底本的《红楼梦》,当然,这套书还是把程高本的后四十回。按道理,如此推崇脂本的“新红学”,为什么要继续使用程高本的后四十回呢?难道不是更应该把自己依据脂砚斋版本的“考据”放在后面吗?

白先勇先生认为,庚辰本占据了《红楼梦》的主流,反而一直以来读者熟悉的120回程高本被彻底边缘化了。这对《红楼梦》研究没有益处。

而他也觉得,胡适的新红学在经过了近百年之后,尤其是有新的考据证据出现之后,是到了应该反思的时候了。

在这里白先勇先生尤其提及胡适的大弟子、著名红学家俞平伯先生,他在晚年写出了“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千秋功罪,难于辞达”。白先勇先生认为,作为一个大学者,这一点是很难得的。

“应该是程本与脂本共存”
在《正本清源说红楼》当中,白先勇先生把程乙本和庚辰本做了详尽的比对,发现两个版本几乎每一回都有异文。

白先勇先生仔细研究后得出的结论是,程乙本质量好太多,庚辰本当中的问题确实应该引发红学界的重视,比如对尤三姐的描述差异,比如庚辰本中突然插入对芳官满族打扮的描述等。

最后,白先勇先生希望强调,他之所以出版《正本清源红楼梦》,是因为他相信,作为普及版本,程高本的质量更好更具文字和结构的完整性。而庚辰本中,因为有两千多条脂砚斋以及其他人的评语,作为研究者关注的版本,也是可以理解。

白先勇先生认为,两个版本可以共存,让读者自己来评论。

为此,白先勇先生不仅完成了两部涉及《红楼梦》研究最重要的文本与版本的作品,而且,在今年召开研讨会,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这一点。

如果说,在1791年,程伟元与高鹗最早意识到了《红楼梦》的价值,倾尽心力搜罗、整理、出版《红楼梦》,是第一次抢救、保护了《红楼梦》的完整性的话;那么,可以说,白先勇先生正在为他钟爱一生的《红楼梦》的完整性做第二次努力。

141626
为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完整,白先勇先生接受媒体访问。(张燕宜女士提供)
gaiqi jiabaoyu
贾宝玉。改琦(清)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