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欧阳健教授:《还原脂砚斋》推翻了了胡适新红学的基石

“我同意,是到了后胡适红学研究时代了。”

(本文原载自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查看原文请点击这里

原江苏社科院文学所副所长、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欧阳健教授于 2003年首次出版了了震撼红学界的作品《还原脂砚斋 – 二十世纪红学公案的全面清点 》,对胡适百年新红学的证据基础,脂批及其作者脂砚斋,提出彻底的质疑和否定。2007年这本书再版。2017年,这本书在台湾出版繁体字版。

阅读这本书,我最大的感受是,作者平和的文风、实事求是做学问的态度、以及思辨精神。也正因此,尽管这是一本学术专著,当中引用大量的文献资料,但是阅读起来并不觉得吃力,对这个话题有兴趣的人,会觉得很轻松。

最近,我通过电话采访了了欧阳健教授。

彦子专访欧阳健教授之一: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背景: 1921年,胡适发表《红楼梦考证》,这是新红学的开山之作。他得出的结论是 《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红楼梦》前八十回是曹雪芹的作品,后四十回是高鹗的续作。
人们或许听说过胡适关于做学问的那句著名的话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提出上述观点时,胡适还处在小心假设阶段,因为并没有实际的文献作为证据。而到了1926年,有人引荐胡适购买了仅有十六回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称为甲戌)。那之后,陆续出现了己卯本,和庚辰本  —— 上面有自称脂砚斋的点评,后来的研究者称它们为脂本
脂本中留下小部分关于脂砚斋的个人信息称,他对曹雪芹写作有指导作用,他和曹雪芹一起经历了《红楼梦》中描述的事情,他称曹雪芹未完成《红楼梦》便去世了,以及一些与当时刊行的程高本120回本《红楼梦》不同的人物线索和故事结局。在曹雪芹去世后,他甚至用了一芹一脂来凸显俩人的关系。脂本完全证实了胡适提出的关于《红楼梦》作者、后四十回续书的论断。
胡适曾表示他不相信程伟元在程甲本自序中所说的,偶于鼓担上得十余卷《红楼梦》残稿的说法,理由是没有那么巧的事。但是,对于送上门来的脂评本,当中完全证实了他的假设,似乎他就没有好好问问,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脂砚斋的存在
这本书的第一章便是脂砚斋的存在。欧阳健教授写道:和所有历史人物一样,证明脂砚斋存在的信息源有 两类,一是他人的介绍和评价,一是本人的自我介绍与评价。一般情况 下,人们更更看重他人的记述和评价。

而他的方法是,首先承认,历史上的确有一个脂砚斋存在过,他在某个时期为《红楼梦》批注。但是,他究竟是谁? 他和曹雪芹有什么关系?从他留下的这些信息中,人们得出怎样的判断?这才是这本书要还原的真相。

主流红学家们一度把脂砚斋抬高到了和曹雪芹平起平坐的位置,但能够证实这些脂评产生的时代,内容的准确性,甚至这位脂砚斋究竟是谁的直接证据可以说从来没有没有出现。

在这一章里,欧阳健教授从得到的文献资料,通过对古代图书的版本考证、文献考证、以及字迹比对等方式,推翻了红学界仅有的史料佐证脂砚斋存在过的两条的信息:一是证实裕瑞的《枣窗笔记》是后人伪作,二是甲戌本中 一条孙桐生的批语是不可靠的。

(下面是裕瑞书法真迹,图1-3,与《枣窗闲笔》伪作,图4,的对比。图片摘自欧阳健先生博客:伪《枣窗闲笔》之书法篇:画虎类狗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欧阳健教授特别提及,著作这本书耗尽心力,为了这条孙桐生的批语,他亲赴孙的故乡绵阳,复印他的书法,研究所有他的资料,前后花了几个月。

他也从版本学的⻆角度分析,脂本抄写质量很差,中间的错字漏字到了令人无法卒读的地步,除非你认为曹雪芹本人是个白字大王,不然,无法忽略它的粗陋

脂批究竟透露了些什么信息?
脂砚斋可谓红学首席评论员,对《红楼梦》倾心的读者都知道有他的存在。他是新红学绕不开的一个人物,《重评石头记》当中的四千多条批语成为了红学

《还原脂砚斋》这本书后半部分附有被认为是脂批的4660条批语,欧阳健教授用电 脑一一输入,列出,编上序号,还分出了类别 —— 这是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 欧阳健教授表示,他重新整理、辨别、审查、分析脂砚斋所有的批语, 是要弄清楚脂砚斋的底里。他说:我以公认的学术规则来做的, 还原出一个真实的、任何人都不得不认可的脂砚斋。

在这本书中,包括了脂砚斋自白中的个人信息,脂砚斋对书名的取 舍,对小说素材的了解,对小说创作的参与,命删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证谬等。

结果,在逐条研究了脂砚斋的评语之后,你会发现,他对曹雪芹的身世境遇,对书中人物,比如诸多曹雪芹赞美的女子毫无了解,反而在批语中流露出他审美的低下情趣 —— 这怎么能自称曹雪芹的知己呢?

最终的结论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脂砚斋被炮制出来,为的是证明胡适的新红学理论。

《还原脂砚斋》缘起
欧阳健教授当年受邀撰写四大名著的版本问题,却意外发现了《红楼梦》脂砚斋以及脂本的重大问题。 他作为一名严谨的学者并没有被当时主流的红学带着跑,或盲目相信权威,而是刨根问底,开始了对这个问题的深入调查和质疑。

欧阳健教授称,从1991年开始质疑胡适新红学以及脂本,到1994年出版了《红楼新辩》,里面详细介绍了自己的观点。最近九州出版社将会再版这本书,证明其学术价值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20033月,《还原脂砚斋》完稿之后,欧阳健教授作诗一首:

忍性动心十二年,

证伪证实岂徒然。

而今揖别红楼去,

一梦沉酣到黑甜。

欧阳健教授以此诗说明,他着手研究脂砚斋并非一时兴起,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漫长的研究考证才得出的结论。

背景:欧阳健,19418月出生,江西玉山人。1979年年 3月发表第一篇论文《柴进·晁盖·宋江》,1980年年5月发表《重评胡适的〈水浒传考证〉》。1980年经中国社会科学院招收研究人员的正式考 试,被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录取为助理研究员。曾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文 学研究所副所长、《明清小说研究》杂志主编、江苏省明清小说研究会 副会长,现为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1991年用辨伪脂砚斋重评石 头记,被《中国图书评论》称作震撼红学的新说,先后出版《红楼新辨》、《红学辨伪论》、《曹雪芹》、《红学百年风云录》(与曲沐、 吴国柱合作)、《还原脂砚斋》、《红楼诠辨》等论红著作,校注《红楼梦》程甲本(与曲沐、陈年希、金钟泠合作)

 

彦子专访欧阳健教授之二:

《红楼梦》被誉为中国最伟大的文学作品,胡适的新红学断言,这部书的后40(占了全书的三分之一)并非作者曹雪芹的手笔,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但是,自从新红学问世以来,对于脂砚斋和脂批的真实性、逻辑性却从未经过严格的版本学鉴定和史料证实,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件事情的直接后果是,严重影响了人们阅读后四十回的感受,以及评论界对后四十回文学价值的研究。

更令人吃惊的是,几代的红学主流学者对此这一理论完全不加质疑。欧阳健教授认为,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1949年之后,学术界集体失去研究的能力。另一个特别的情况是,胡适的弟子俞平伯和周汝昌从八零年代开始主导了红学界。

不过,很多人都注意到,胡适大弟子俞平伯临终前留下了这样两段话: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颚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千秋功罪,难于辞达。

就欧阳健教授个人来说,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学术自由,坚持质疑,就受到了部分主流红学家对他的压制,他也因此在事业上受到牵连,从南京来到福建。就学术界来说,这可谓是一种耻辱。

欧阳健教授却说,耗费十二年的宝贵光阴,无非证明了一个极简 单的事实:脂砚斋仅有稚子涂鸦水准

不过,对于自己的研究他还是非常自信的。他说,相信终有一天,《红楼梦》会正本清源。这既是一种学术自信,也是过去三十年,红学学术新发现更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研究。

彦子专访欧阳健教授之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