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名主播宗毓華:克莉絲汀,我也曾被性侵過

宗毓華(Connie Chung)是迄今為止美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在NBC、CBS、ABC、以及CNN都擔綱過重頭新聞節目的亞裔主播。

昨天,她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封寫給克莉絲汀·布萊希·福特(Christine 教授的信。福特教授指控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卡瓦諾曾試圖性侵她,而在上個星期公開作證。

之後,右翼媒體開始大肆攻擊福特教授,表示不相信她記得性侵細節,而忘掉了時間地點。

宗毓華罕有露面,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寫給福特教授的一封信,講述了自己遭遇性侵的經歷。

下面是信的翻譯全文:

克莉絲汀:

我,我自己也曾遭到過性侵。不是36年前,而是50年前。性侵者是我們信任的家庭醫生,而他正是在1946年8月20日,迎接我出世的那位醫生。我今年72歲。

那是在60年代,我在讀大學。性革命正席捲美國。究竟發生在哪一天哪一年都很模糊了。但是事件的具體細節卻是歷歷在目,封存在我的記憶之中。

我是否確定誰侵犯了我?

噢,當然,百分之百確定。

我當時是一個蠻酷的男女同校大學中的女學生,但自己卻沒那麼酷。那是60年代,我卻還是個處女。當然,我嘗試過和男士愛撫,但沒有真正的性交。我想,接下來就要進入那一步了。

於是,我去找了我的家庭醫生,想開些避孕藥,或者是IUD,或者避孕膜。

他的診所就在他住所的樓下,典型的喬治城19世紀建築,吱吱作響的木樓梯,還有陳舊的絲絨傢俱。通過一道正門,他的診所在左手邊。那是一間巨大的空間,可以開合的布簾子把它隔開兩半。

他把帘子拉起來,要我脫掉下身的衣服。

我那時二十出頭,卻從沒接受過婦科檢查,甚至沒有見過婦科檢查用的腳蹬。我覺得非常尷尬,要把兩腿分開,把雙腳放進冰冷的金屬環裡。

我雙眼盯著天花板。而他,右手的食指摩擦著我的陰蒂,隨即右手中指插入我的陰道,他有韻律地運動者兩根手指,還教我發出喘息。“呼吸。‘啊 -’”,模仿柔軟喘息的聲音。“妳做得不錯”,他安慰我說。

突然,令我吃驚的是,我竟生平第一次出現了性高潮。我的身體抽動了幾下。然後,他伏下身,親吻了我,在我的嘴唇上啜了一下,就溜回到帘子後面,他辦公的區域。

我不記得說了什麼,我甚至不能注視他。我迅速穿好衣服,開車回了家。

當時,我想我告訴我一個姊姊。我肯定沒有告訴我父母,天,絕對不能。實際上,我對自己的性無知充滿羞愧。

我希望的只是把這個事件埋藏在記憶深處,保護我的家庭。

你要知道,我母親不懂英語,更別說開車了。那以後,我告訴她,那位家庭醫生住得太遠了,我們不再去他那裡就診。

多年之後,我告訴了我丈夫。

什麼時候告訴他的?哪一年?哪一天?

我不記得了。

我聽說那醫生30前就死了,活了80多歲。

由於要寫這封信,我在谷歌地圖上找到了那棟房子。再次看到它,就像當年我站在房子對面。我嚇了一跳,我被嚇壞了。

克莉絲汀,公開講述這個事件,我也非常害怕。

我不能睡覺。我吃不下東西。

你感覺怎麼樣?

如果你也不能,我懂得。我很害怕。我感到恐懼。我甚至哭不出來。

我30多年的電視新聞工作者的名聲會不會被貶得無足輕重?

“她也是”卻將被刻在我的墓碑上?

並不是我想要講述真相。

而是我必須講出真相。

作為記者,真相主宰了我的生活,我的思維。

我寫這封信給你,克莉絲汀,是因為我知道,具體的日期,具體的年份是微不足道的。

我們記得的是,在我們身上發生了什麼?是誰對我們施暴?

我們永遠記得真相。

為妳喝采,克莉絲汀,為妳能說出真相。

ford 1
福特教授(Christine Blasey Ford)在參議院宣誓作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