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谎言、录像带 :斯蒂尔 “川普档案”背后的惊人内幕 | 彦子追踪

(这篇追踪是去年6月23日发布在微信公众号美国华人上的,《彦子追踪》第9期。并在前面加上了最新进展,疑团越来越深,但答案也逐渐清晰。)

更新:

2016年底,前英国MI6特工、俄罗斯情报站负责人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撰写的“川普档案,Trump Dossier”被曝光,其内容主要是涉及俄罗斯普京对川普的多年投资,大选为其盗取对手信息助选,以及普京手握川普在莫斯科时的不雅视频等。

当事人坚决否认,但是,当中涉及的一些事情逐渐被穆勒通俄门调查证实为真。

科恩有没有去过布拉格?

本周四(12月27日),川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忽然发推,表示“听说布拉格的夏天很美,但我没有去过。穆勒知道一切。” —— 而在这条推特出现不到一天,媒体McClatchy发表文章,称东欧情报机构记录了科恩在布拉格的手机信号。同时,也在监听俄国间谍时,听到讨论科恩前往布拉格的事情。

McClatchy报道说,在2016年8月或9月,也就是小特朗普与俄国女律师在纽约川普大厦会面,希望得到关于希拉里黑材料之后,科恩被派往布拉格与俄国情报机构人员会面,商讨俄国如何进一步帮助川普事宜。

对此,科恩再度强烈否认。

而唯一能确认的是,穆勒在去年10月已经与“川普档案”作者斯蒂尔多次沟通,斯蒂尔也很愿意合作,说出自己知道的情报。

cohen 2
科恩有没有去过布拉格?通俄门调查谜团之一。

而就在上周,因全文发表“川普档案”的媒体Buzzfeed打赢了与俄国富豪Aleksej Gubarev的诽谤官司。法官表示,这是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

相信我,进入2019年,穆勒的通俄门调查将会更加惊险刺激,惊涛骇浪。

BP
俄国科技大亨Aleksej Gubarev状告Buzzfeed与斯蒂尔。(Daily Mail)

(↓↓↓以下是2017年6月关于斯蒂尔“川普档案”的旧文)

原谅我借用《性、谎言、录像带》(Sex, Lies, and Videotape) 这部电影的标题,因为本文的内容与这个标题太符合啦。

早在今年(注:2017年)二月,BBC驻华盛顿记者Paul Wood在节目中表示,他在情报机构的消息人士证实,普京手中的确掌握着川普的不雅录像,包括“金色淋浴,Golden Shower”(指川普招妓以及变态性行为)。

他还进一步爆料,不雅资料不仅有录音、录像,还发生在不同城市,包括莫斯科、圣彼得堡。

网络流传的版本听上去更离奇变态了,这里我们只转载主流媒体曾经报道过的部分。

01 trump miss 3
川普与环球小姐的选手们。

其实,这一说法最初来自英国前MI6情报人员斯蒂尔撰写的“川普档案,Trump Dossier”。

斯蒂尔写道,他的线人告诉他,在川普俄国之行中,俄国情报机构把川普的不雅行为记录了下来。他那次住在莫斯科的Ritz-Carlton酒店,租住了前总统奥巴马曾住过的房间,还找到奥巴马夫妇睡过的床垫,并雇请妓女在他面前撒尿。

而且,川普的行为遭到俄国情报机构监控录像,这就是一直以来流传的普京手握川普“金色淋浴”录像带。

去年(2016年)10月开始,这份“川普文件”已经在媒体以及情报部门流传,但是,其中很多消息超乎人们的想象,比如上面描述的一段;而且,因为涉及到俄国,这些信息无法确认,所以,媒体对是否公开这些信息犹豫不决。

不要说媒体,《华盛顿邮报》最新报道称,就连奥巴马政府在看到俄国干扰美国大选,扶植川普的情报后,都不知该如何处置,以至失去了破解良机。

据悉,是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对,又是麦凯恩),在2016年11月,在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参加国际情报会议的时候,看到了这份报告。他在确认了斯蒂尔的背景和情报可信度之后,把这份文件带回了美国,交给了前FBI局长科米。

这份30多页的报告,后来缩减为两页纸的摘要,在大选之后,由情报机构汇报给了当时还在任的总统奥巴马,以及待任的川普。

直到今年1月,Buzzfeed网站公布了文件全文。

很快,斯蒂尔的名字被媒体挖了出来。

他对此感到非常紧张,立即隐藏了起来。直到最近,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他才重新露面。

不过,他倒不避讳在媒体露面,称FBI要求他配合调查,他很乐意。

原本在这之后,性丑闻录像带的事情逐渐淡出媒体焦点了,因为没有实际的证据 ——对啊,谁能从普京手里盗得那些录像呢?估计如虎口拔牙。

但是,这个月,这个录像带以及招妓的内容又再次被提起。

首先,刚被炒掉的FBI局长科米在他的世纪大作证时提到,有一次,川普对他表示:我和俄国没有任何联系,没有生意往来,没有招妓(对的,no prostitute)。

在科米作证之后,司法部副部长罗申思斯坦忽然发了一条简短的声明。大意是,在通俄调查中,不要相信国外情报资料。

这条声明看着莫名其妙,没有上下文,令人诸多猜测。

这个国外情报是指俄国的,还是指英国的斯蒂尔?

于是,人们很自然联想起了那个快被人遗忘的金色淋浴录像带。

川普这究竟是生怕人们忘掉这个录影带呢,还是此地无银的做法?

01 Steele
英国资深情报人员、川普档案作者斯蒂尔最近呼吁媒体“在困难处境中,要敢于直言,令政府负起该负的责任”。

斯蒂尔何许人也?

今年52岁的斯蒂勒有近三十年与俄国打交道的经验。

1990年,他与新婚妻子住在莫斯科。此后三年一直在俄国从事情报工作。他见证了叶利钦时代俄国的动荡。

从2004年到2009年,他是MI6俄国情报站负责人。

在2013年至2016年间,斯蒂勒一直在向美国的情报部门提供乌克兰和俄国关系的情报。

据称,他的情报准确性平均高达80%。

在去年美国大选开始之后,川普在共和党内的初选对手们最早雇佣了他,希望他了解普京与川普的关系。后来,川普赢得了共和党提名战,民主党的支持者继续为这份文件提供资金。

据猜测,这份报告撰写费用大约是一个月1万2至1万5千美金,外加其他花费。

比录像带更劲爆的内容

可以想象,已经退休的斯蒂尔动用了自己常年积累的在俄国以及俄国流亡者的人脉,包括忠实朋友,社交圈子里的人,以及消息灵通的线人。

他和美国著名的政治调查记者一起撰写的报告中提到了六位线人。

线人A:资深俄国外交人士;

线人B:高层情报官员,目前依然活跃在克里姆林宫;

这两名线人在与可信的内部人士沟通之后,向斯蒂尔透露,克里姆林宫过去几十年一直在川普身上投资。

线人E:俄国人,川普的亲信。正是线人E承认,川普竞选团队与俄国领导人有良好的合作。

他进一步称,俄国指挥骇客入侵民主党总部以及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邮箱,然后利用WikiLeaks(维基解密)散布出去。

更重要的,他还称,作为回报,川普团队答应在竞选中,支持俄国在乌克兰行动;而且,要用质疑北约造成的困惑,把世界对乌克兰的关注引开。

斯蒂勒描述线人E非常话多,而E在去年年中就给出的这些信息,今年被曝是真实的。

线人D:川普的亲信。为川普安排了莫斯科之行。

线人F:莫斯科Ritz-Carlton酒店女员工。她与线人E一起为俄国情报部门F.S.B.工作,正是这两个人,描述了恶俗的“金色淋浴”。

可以重温一下川普和普京复杂的关系图

在递交了最初两份报告之后,斯蒂尔本人都被自己的发现震惊了,也感到恐慌。

考虑到这份报告的震撼度,他开始不安地等待美国雇主的回应。

但很奇怪,美国那边一直沉默,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做了一辈子间谍,斯蒂勒了解间谍最重要的守则就是沉默、守住秘密,尤其对他这种在莫斯科做过情报人员的。但是,考虑到这份情报的性质,他又感到别无选择。

于是,去年10月份,在一次纽约之行中,他面见了记者,Mother John’s的资深编辑 David Corn,并秘密接受了访问。

而FBI呢,那段日子,正忙着处置新发现的希拉里邮件呢。

我估计,Corn对斯蒂尔的情报也是半信半疑,他的确在Mother John’s上发表了这篇访问,但是,措辞谨慎。同时,媒体也和FBI一起,正在铺天盖地深挖希拉里邮件。所以,这文章居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

01 Olga Erovinkin
2016年12月,俄国情报机构负责人Olga Erovinkin在莫斯科被枪杀,引发更多猜测。

不过,媒体报道称,在“川普档案”被媒体最广泛报道的2016年12月,普京亲信、俄国情报机构负责人Olga Erovinkin在莫斯科车中身亡,引发了他就是斯蒂尔线人B的猜测。

普京、川普强烈否认

当然,川普档案公布后,川普与普京都强烈否认。

川普还斥责情报圈子把完全虚假的、不存在的消息泄露出去,指责这是“猎杀女巫,Witch  Hunt”——泛指构陷反对派。

媒体在无法得到情报证实的情况下,没有对此进行大规模报道。

当然,媒体也当然不会相信普京或是川普的说法。

五月底,CNN的独家报道称,在美国情报部门监控中,有俄国情报人员提到过川普以及其亲信的不雅资料。

在六月初科米参议院公开作证时,共和党情报委员会主席布尔(Richard Burr)提问,在你离开FBI之前,是否能确认斯蒂尔(Steele)“川普文件”中涉及的犯罪指控?”

而科米的回答是,我不能够公开讨论这个话题,因为涉及到案件调查。

很多分析人士给出的解读是,科米在暗示什么。

泄密的时代

前两天看到一个对《华盛顿邮报》白宫记者的采访,谈到泄密。

他说,这是美国政坛与新闻界的默契。政客或政府工作人员希望推动自己的计划,于是把不利于对手的信息泄露出去。

作为记者,你在当时无法分辨或是确定真假,但要考虑线人的可信度,先把消息报道出去。

往往是在事件尘埃落定之后,才能看清全貌,才能够看清泄密者的真实目的,才能看到事件是否会按照泄密者的意愿的方向发展——因为也可能爆料目的与结果适得其反。

如果没有泄密者,就没有国会长达几百个小时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 —— 当时,有人把这个消息捅给了《纽约时报》。

所以,现在白宫的泄密、情报机构的泄密、政府官员的泄密有背后各种力量的角逐。而在这些泄露的信息中,“通俄门”调查正逐渐接近真相。

而媒体敢于公布这些泄露的信息,要归功于在美国宪法中,媒体言论自由所指是非常宽泛的,也是绝对受到保护的。

01 Jonah Peretti
上周,Buzzfeed打赢了与俄国大亨的毁坏名誉官司。这是网站创始人之一Jonah Perett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