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迈入“后胡适红学”时代

梁彦先生,提出了“后胡适红学”的概念。2018年7月14日 11:00在给我的邮件中说: “过去近一个世纪,红学研究的最大问题,就是胡适,对他的盲目崇拜。即使对您这样翔实的考证,他的追随者也全做看不见。 所以,首先是应该排除这个迷信,让真正的研究成果得到更广泛接受。我感觉,谬误的更正需要时间,但我有信心。”